• 2005-11-19

    胡公大红袍

    Tag:

    在不久前的一次公务会议上,我对一位85级本科(鄙兄唐穷董便在这批人渣之列也)的某总裁说,你们这一届的大学生最祸国殃民,四年本科下了两次田,下一次田就毁一个村书记,稻谷一茬不如一茬。
    当然,说一茬不如一茬,只是禾苗插得紧了,村子里还是越来越富裕的。
    今天晚上鉴赏白大腕儿的博客图标,我说,您该把胡老师的西装做成大红色啊。这话一出,我暗叫后悔,完了,胡老师这个头衔从此得换人矣。这位显然比我有资格得多。
    从胡大师到胡老师,一茬不如一茬,江河日下,以后只好叫胡师师了。
  • 2005-11-19

    夏洛克

    Tag:

    星期六早上,很早就醒来,趟在床上看了半部沉闷的格鲁吉亚电影,然后收拾衣服去踢球。
    前往球场的中巴上,坐在我身后的姑娘接到电话,是她姐夫打来的。她的声音显得并不兴奋:“啊,生啦?几点生的?”
    三十秒后,她感到世界有了一些变化:“恭喜你啊,做爸爸了,我也做小姨了。”
    此后的几分钟里,她一直在思考医学问题:“剖腹产的?要多久才拆线?”
    大约在这次通话进行了5分钟之后,我终于听到她问:“男孩子女孩子?”
    可真有教养啊,先关心既存的事实,不像一般人只顾拿孩子开心。

    这个电话结束后,姑娘拨出一个电话,用四川话说:“姐姐生了,是个妹妹……,姐夫第一个给我电话……,他总是习惯给我电话嘛……。”
    下车之后,我在车外看了一眼这位姑娘,姿色平常,衣着乏味,但眉眼有那么点俏丽。感谢她,竟然在电话里一一回答我那十几秒钟前产生的疑问。

  • 2005-11-19

    五分钟的暗淡

    Tag:

    五分钟的暗淡


    我第一个打开灯
    天已经暗下来
    刚刚结束一个难过的故事
    山峰趴在秋天的雾里
    马上就要消失
    城市里的楼
    都没开灯
    四下安静得薄薄一片
    薄薄一片
    退后十几年
    或者在一个迟钝的
    地中海国家
    然后持续了
    五分钟
  • 2005-11-18

    屠夫的背影

    Tag:



    曼联和基恩解约,企图空出队长位置,用年薪600万的天价签下巴拉克。
    呼啦拉似大厦倾,一代豪门穷途末路,病急乱投医,自取其辱。
    维埃拉和基恩的离去,可以让英超降低一个档次。两个不世出的超级球队相继使出昏招,爵爷和教授,你们到底有这一天。
    阿森纳若能补腰,尚且反弹有日。曼联……,一帮花花公子,等死吧。
    再见,屠夫!
  • 2005-11-17

    街坊

    Tag:

    晚上,大拿吃饱喝足,不是在商店里,就是在通往商店的路上,突然说:“深圳真是和内地的城市不一样,没什么街坊。要是在内地城市,我每天上下班都要走一趟,一路上遇到街头巷尾的、卖报纸的,多打个招呼,人就熟了。在深圳,就是再走20年,也没法形成街坊关系。”
  • 2005-11-16

    别看法国人的笑话

    Tag:
    别看法国人的笑话


          在法国队与爱尔兰队的比赛前,当法国人看到国脚齐齐手抚前胸,高唱马赛曲时,心中的惊喜和震撼一点儿不比1860年那次更少。那一年,他们的同胞亨利穆奥在东南亚热带丛林深处看见了吴哥窟的五重弧形塔顶——失落近千年的另一种文化。
          队长齐达内在赛前几天接到希拉克总统的电话:“我希望在演奏马赛曲时,你们都将手放在胸口上。”事后发现,这个大振军威的电话来自笑星热拉尔·达昂。
          法国被誉为“彩虹般的国家”,极言其多种族融洽相处,它的国家队更是有名的“联合国军”。1998-2000那支天下无敌的双冠球队中,非移民后裔的不过二三人。演奏国歌时,大多数国脚紧闭双唇,人们怀疑他们根本不会唱马赛曲。第一射手特雷泽盖后来干脆地承认他不会唱国歌,而齐达内,这个星球上最伟大的现役球员,他的父亲来自阿尔及利亚。
          上届总统候选人、右翼领袖勒庞认为这种情况是法兰西的耻辱,并发誓要将这些冠军球员赶出去。这迫使一贯低调的齐达内打破运动员远离政治的惯例,呼吁球迷们积极参与选举,PK掉勒庞。
          选举一过,勒庞“仅留下微漠的悲哀”,而马赛海岸至今矗立着齐达内凝视远方的巨幅画像。但这并非主流民族与少数族裔生活状况的真实写照。一位参加了最近巴黎骚乱的19岁青年说,“这里聚集太多失败。所有的这一切都等着爆发的一刻。”
          骚乱发源地克利希苏布瓦有2.8万居民,其中大多数是非洲移民。类似这样的巴黎郊镇失业率达10%,为全国平均失业率的两倍;而15至25岁的年轻人失业率甚至高达40%,许多人深陷贫困、犯罪、吸毒等社会问题之中。在地铁内,被警察喝令双手附墙的大多是黑色或棕色皮肤的青少年。进而,“不论是职场面试、租用房子,甚至到夜总会寻欢,只要你有一个非洲名字,地址区号是郊外贫民区或肤色叫人起疑,就要被拒于门外。”
          曼努埃尔·瓦尔斯是巴黎郊区埃夫里市的市长,他的一句话被许多中国媒体加粗,“法国在为30年的隔离付出代价!”自省转载之后,成了理直气壮的批评。但旁人未必能这么理直气壮地批评法国人。
          法国人做的并不少,几十年前,他们就为低收入者兴建了大量住屋,面积大,有浴室,有热水设备。2000年,政府要求新开发的住宅项目至少拿出20%的面积,返售予一家被授权机构,由其向低收入者租售,并提供日常管理和维护。最近的新闻是:巴黎市政府把几个绿荫大道旁的大楼房买下,改建为廉价公房——不久,艾菲尔铁塔、凯旋门一带的上流人物,就要跟最贫困的家庭毗邻而居了(相比之下,建设部和万科最近发起的“中低收入人群居住解决方案征集”,可能只是我们认真思考这一类问题的开始)。
          在法国、欧洲其他国家,甚至美国,人们为此努力了几十年,但并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这可能是一个比登月计划还更复杂的问题,它不仅涉及制度,还涉及文化;不仅涉及预算,还涉及内心。
          欧洲人说,巴黎骚乱敲响了警钟,西班牙《先锋报》告诫,“谁也别暗自庆幸,法国的秋季暴风雨也许是欧洲进入冬季的序曲。”但这钟声不仅仅在欧洲上空回荡,“和谐社会”到底竟是一个世界性问题,谁也无法置身事外,自得其乐。
  • 2005-11-14

    传完我也该下岗了

    Tag:

    大拿:我今天要做一个保密协议,要找一个范本参考。

    胡饭:哦,我帮你找找。

    大拿:你们公司有保密协议吗?

    胡饭:当然有啊。

    大拿:那你传真过来给我吧!
  • 2005-11-14

    当日牛哞王

    Tag:

    就我的感性认识,所谓大都市,就是人更多、楼更高、女生的裙子更短,这当然是福音,但是又总让人产生一种不真实感。

        ——局短流长
  • 2005-11-13

    小日本

    Tag:

    妹尾河童,以前看过关于他的介绍,但我是受大拿的影响才开始读他的书,简直妙趣横生,偏执而天真热情的日本老头子。
    他的名字很绕口吧?我常常会念成尾妹合同,或者味美河豚。
    摘录:

    一副好的手套可以增添手部的美感。有时看着女性戴上手套时手指的动作,竟然还会心头小鹿乱撞。

    我家在收到哈密瓜的时候,会一边流下感动的泪水,一边狼吞虎咽。

    从意大利回来的朋友就说:真的耶,图画比单词还能沟通哦!他就是在餐厅的纸上画个△,然后在下面画三条线,用这办法点好菜的。据说服务生边跟他眨眼边笑着说:“本店不卖火箭唷!”但还是捧着他想吃的墨鱼料理来。

    大概,白吃也是这么去的尼泊尔。
  • 2005-11-13

    罗芒光辉,欧文绝杀

    Tag:

    唐穷董:中央五正在直播,英格兰VS阿根廷。(0:48)
    胡老师: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不知道?
    唐穷董:友情提醒,你还没有说谢谢呐。
    胡老师:我一直在看!
    唐穷董:知道了,不用谢。
    胡老师:进!(1:55)
    唐穷董:越位了吧?
    胡老师:疑似。
    唐穷董:靠。(2:30)
    胡老师:也不用靠,这届英格兰不错的。
    唐穷董:睡去。
  • 2005-11-12

    电梯功略

    Tag:

    当其他两个人都作出清楚的选择之后,无论第三个人尾随进哪一部电梯里,都足以让一人暗爽到内伤,而另一人心中暗骂到长疮——但事实上,这怎么能怪第三个人呢?每个人都是理智地安排自己的行为了。
    如果两部电梯即将到达的时候,只有一个人清楚的表达了自己的选择,其他两个看上去很弱智的人只顾在电梯间里目光呆滞的踱步,那个较早开化的人就面临一种风险:当他走进电梯的时候,那两个没有什么思考能力的人也稀里糊涂的跟着走进同一个电梯。他只好暗骂俩傻逼,然后叫一声“等等”,用手格开电梯即将关闭的门,窜到另一部电梯里去。
    他可能会面临一种更可怕的风险:因为那两个没有什么思考能力的人动作缓慢,就在他窜出这部电梯时,另一部电梯已经关门上行,去迎合楼上某人的召唤了。
    有一种稍好的情形,却会让他五内俱焚:看着他窜过另一边的电梯,那两个人中的一个似乎突然醒了过来,用手格开将将关闭,象世界潮流一样无法阻止的电梯门,又闪进将将关闭,象世界潮流一样无法阻止的另一边的电梯门,然后懊悔地说:“嗨,两边一样多人!”
    留下反应最慢的一个,坐着呼啸的直达电梯。
  • 2005-11-12

    委琐男

    Tag:
    人生经验:如果包括你在内有三个人在等电梯,而两个电梯同时到达,请一定要坚决地站到一个电梯口附近,清楚地表达你的选择。这样你会有50%的概率可以一个人搭乘电梯直到家门口。
    比较惨的是,其他两个人都清楚地表达了他们的选择,一人守一边,可怜的你,无论去哪一边,都只能两人一梯。
    当然,如果你是住3楼,就不用费神思考这些哲学问题——因为只有你半途开门出去,让别人心烦意乱的份儿。而我住24楼,所以至今倍感今天下午那一瞬间的灵光闪现是多么快乐。
  • 2005-11-09

    五言古诗

    Tag:
    五言古诗


    天气突然变冷的半天里
    树叶都弯曲
    象男人的歌声
    这种天气的
    伤感,象纸一样薄,一样可以燃

    仿佛一直有水落下
    许多朝代
    远处的天空
    小心保持与近处不同的颜色
    有江,有河

    几个小时之前
    雨已经停止
    几百年前
    这些景色
    就固定入一幅画里

    我们强加给树叶的
    一滴滴水的历史
    在中国
    落叶满空山
    路多人少

    语言真是一件奇妙的东西
    有时候
    只用音调就能够
    描述这些景色
  • 2005-11-08

    论着

    Tag:
    着……
    这个字最烂了
    很低级
    意义模糊不清,发音暧昧苟且,很委琐
    小资作家的最爱
    比如:我们希望着美好的希望
    你试试描述,什么叫“着”?
    持续的状态有一万种描述方式,“着”是最差的。
    还能让节奏变得俗多了
  • 2005-11-08

    而且还押韵

    Tag:
    范局 说:
    .国王招亲,第一人一箭射穿公主头上梨说:I am 罗宾,
     第二人同样射穿梨说:I am 后羿
     第三人一箭竟将公主射死,说:I am sorry!

    胡不饭我 说:
    80年代的笑话
    我是说,80以后的幽默风格
    而且还押韵
  • 2005-11-08

    格物致知

    Tag:

    今天王乐乐可好笑。她爹打她屁股一下,她大叫:“谁打我屁股?”她爹狡辨说:“没打屁股,是打裤子。”
    王乐乐不服:“裤子里面有短裤,短裤里面就是屁股!”

        ——家姐
  • 2005-11-08

    天下文章一大抄

    Tag:
    在附近博客看到一抖机灵的:

    给(圣)毛主席开一个blog,名就取“最高指示”。

    胡老师说,可以叫“抄一抄笔录”
  • 2005-11-06

    当日牛哞王

    Tag:

    当你让愚蠢的人获得成功时,这会使他变得更加愚蠢。

        ——温格

  • ::URL::http://www.fncys.com/mysite/MermaidSong.mp3



    华丽的树


    一女两男在画像
    蓝灰色的女人有一张脸
    女人美丽不美丽并不重要
    女人美丽不美丽并不重要
    天气在冷
    “快,快,爱情就要不见了。”
  • 2005-11-03

    随地小便

    Tag:

    国内著名文化型娱记,或娱乐型文记,公子小便重新开博。

  • 2005-11-03

    当日牛哞王

    Tag:

    士可杀,不可乳毛。

        ——胡老师,几个月前在老郝的生日宴会上
  • 2005-11-01

    当日牛哞王

    Tag:

    邦提(西化的、时尚的印度人)对待欧洲的态度,就像一位好色的清教徒:他瞧不起被他诱奸的女人。

        ——奈保尔《幽暗的国度》
  • 2005-10-31

    摘要

    Tag:

    在没有方向的风中开始跳舞吧
    或者紧紧鞋带听远处歌唱

    这句已近不朽。

    请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上苍保佑粮食顺利通过人民

    粮食(饭)和人(民)的换位,还“顺利通过”,奇异的视角带着点不动声色的幽默。
    这是典型而基本的诗人思维。
    我建议把这一句作为优秀诗人的标尺,谁能写出这样的句子,咱就认他是个优秀诗人。

    天空的飞鸟总让我张望
    它只感到冷暖
    没有重量

    眼里没谁一片光亮
    双腿夹着灵魂
    赶路匆忙

    眼泪温暖,天气在凉

    这些都是很好的诗句。说到写诗,我从张楚那里抄袭甚多。尽管后来我渐渐忘记了这事儿,直到上周五晚上,在那个组织得令人反胃的酒吧演唱会上,我才又记忆起来,噢,这个天才,他曾经给我上了那么多课。
    所以不能埋怨他唱功不好,不能埋怨他不够热情,不能埋怨他不唱新作品,甚至不能埋怨贪婪的演唱会商业组织者,我们是来听他的歌词。
  • 2005-10-31

    节奏

    Tag:

    我一直认为张楚是1990年代最出色的诗人之一,这意思大概就是最出色的三四个人中的一个。比如说,我2000年前后的诗常常抄袭这样的节奏:

    不保佑太阳按时升起
    地上有没有什么战争
    保佑工人,还有农民
    小资产阶级,姑娘和民警
    升官的升官
    离婚的离婚
    无所事事的人


    请上苍来保佑这些
    随时可以出卖自己
    随时准备感动
    绝不想死
    也不知所终
    开始感觉到撑的人民吧
  • 2005-10-30

    罪案现场

    Tag:
    晚上在MSN遇到唐穷董,天南海北聊几句,我说,王乐乐现在比她表哥高大不少哇。敝兄不忿,发来牛小孩儿照片一张,说:看到没,后面的那条水,你在这里被淹过。
    我说这水连牛小孩儿的膝盖都不到。敝兄说,那怎么把你给淹了?意思是你当年更矮哇!喂,我说,环境破坏得很厉害。
    敝兄:大圈当时候有一个小的深坑,小圈是我把你放在岸上玩耍的地方,然后我去桥那边参与大家抓鱼(蓝箭头),正在兴头中,突然桥上有人叫有个小孩淹水了吧,我回头看你正在黄圈那里挣扎,急忙跑回来捞起,你似乎也无大碍,蹲着吐了几口水,就好了。我吓坏了当然也就无心再抓鱼,背起你就回家。回到家,我还不想说这个事,但是你见到妈妈已经大哭告状了。记得父母并没有很大地责备我。只是一段时间后,也许是巧合吧,你的身体变得消瘦起来,妈妈听了村里妇女说那是你丢了魂了,妈妈于是还到出事的地方丢了几块石头什么的。固然这属于迷信活动,因为你一直消瘦到现在。

    胡不饭我 :
    狗屁,我现在胖得不成样子
    幸亏丢了魂,不然我三十以后象你一样肥就惨了

    敝兄:
    看来丢石头起作用了,哈哈,效果来的太慢而已。丢石头的具体做法:先到出事地点拿来石头,放到你的枕头一个晚上,天不亮就拿回出事地丢到河里。挺有意思吧。
  • 2005-10-30

    粗壮的人屎

    Tag:

    粗壮的人屎


    萨利·麦克奈夫,我的英文教师
    比我大一岁
    却是个可爱的小伙子
    性格平和优雅
    有一个金发的加拿大女友
    已经订婚

    这个老外让我耿耿于怀
    今天上课前
    我翻开奈保尔的散文
    他写到
    集市里的人屎
    它们曾粗壮地横亘在我的童年

    我和萨利推杯换盏
    喝完青梅干酒
    又喝啤酒
    象中国的古人一样
    但是我国
    和他的国家不同
    人们的童年里
    有一坨粗壮的人屎

    萨利·麦克奈夫,我的英文教师
    他身上有老子和孔子
    说过的美德
    这孙子
    让我耿耿于怀
  • 2005-10-29

    同一首歌

    Tag:
    本月以来,深圳电信给所有没有彩铃的电话机都配上了彩铃,所有新配上的彩铃都是同一首歌:《同一首歌》。

    电话曾告诉我你怎样走过
    打的直到你新住的每一个角落……
     
  • 2005-10-28

    又得好词

    Tag:

    人药两渣

    例句:娶了美艳风骚的萨拉·斯通过门不到两个月,原来的浊世佳公子电波猪彻底精疲力尽,人药两渣了。
  • 2005-10-27

    1990

    Tag:

    说来有些矫情,数出我想认识的十个人,里边可能会有这样一位陌生人:上个世纪90年代上半期,他住在白颐路上,大概四五层的红砖房,紧靠街边。他的家在一楼,一推门就是人行道,或者有胳膊长的朋友,把车停在路边,伸手就能敲他家的门。
    上个世纪90年代上半期也是一个矫情的说法,就是我读大学那四年。我曾经无数次百无聊赖地走过白颐路,或者钻进双榆树知春里一带,所以如果他住在双榆树也是可以的。那一带有很多这种四五层的红砖楼,入夜之后,从窗帘里透出最简陋款式的灯泡光,昏黄得温馨。匆匆下班回来的男女们挤在屋内,顶着油烟炒菜,或者忙碌别的事情,也忙碌得温馨。
    其实屋里大多是杂乱一团,烟熏火燎甚至积有厚厚的沙尘,还有混杂着厨房油烟和卫生间秽物的怪味。但是入夜之后,只要打开昏黄的电灯,总让外面的我觉得宁静、温馨。
    那一带仅有几栋超高层电梯塔楼,现在恐怕早已被遗弃。饭馆也不多,集中在学校南门外,东门外也有几家。那时的青年夫妻并不习惯日常都到饭馆里用晚饭,还是每日顶着疲劳下厨,炒作出北京特有的简陋而乏味的晚餐。
    但自己的空间——在那时,比金还贵。窗帘后昏黄的灯光不知是多少人倾生以求的梦想。十年后,我的同学们聚在一起,都会承认,对一间房子——自己的空间的渴望,彻底将我们苍皇驱赶出校园,无心深造,更谈不上顾及同学情谊和留恋青春。
    所以,我常常希望在另一个城市的大排挡上,酒酣耳热之际,对面的老兄突然跟我说起,上个世纪90年代上半期,他住在白颐路上,大概四五层的红砖房,紧靠街边。他的家在一楼,一推门就是人行道,或者有胳膊长的朋友,把车停在路边,伸手就能敲他家的门。
    然后他跟我拉扯当时的生活状态,何其幸福或者何其不堪。有可能她是一个女人,粉脸早已被北京的油烟和沙尘泡得浮肿粗黄。她点燃一根烟,跟我回忆当年的乏味生活,和偶尔的偷情记录。
  • 2005-10-26

    空气中都是失恋的味道

    Tag:
    送出三首女声歌曲,给在这个月份里主动或者被动离开爱情的俗人们

    Linda Eder: Once Upon A Dream
    ::URL::http://www.qiuxue.cc/bbs/song/topwoman18/topone/01.wma

    Esther: Kinderspiele
    http://www.qiuxue.cc/bbs/song/topwoman18/topone/08.wma

    Salena Jones: And I Love You So
    http://www.qiuxue.cc/bbs/song/topwoman18/topone/09.w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