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2-26

    关于圣诞节

    Tag:
    圣诞节前一天,给一位小学同学发去祝福短信,不一会儿,我坐在马桶上收到回信:正带姑娘在医院做人流,日子不安宁。
    我脑里闪过一个对耶稣十分不敬的玩笑,很幽默,又很罪恶,倒底没敢形成文字发出去。
    出差期间,我在出租车上听到喜气洋洋的“无痛人流”的广播广告,甚是惊讶。鲁迅说结婚是“性交广告”,则在天主教国家的人们听来,中国现代化都市里的这种广告,近乎杀人广告。
    我楼下的便利店里设有一张小桌,供朝九晚五的忙碌人用一两分钟,在这里吃点牛肉丸或者方便面,权当午餐晚饭。今天傍晚出门,我看到小桌边围聚着好几位头发鲜艳的客家少年,深夜回来,少年们还在。
    这些客家少年言行多少有点缺乏教养,霸占营业空间,难免影响生意。但是小店里的服务员是一水儿的女孩子(又大多来自潮汕、客家地区),老板监督不及的时候,自然会招惹来无所事事的少年。
  • 2005-12-21

    废话

    Tag:
    一天的大风,吹得龟头都缩回了壳里。晚上在西餐厅二楼避风,翻开一本新出的旅游杂志,读到主编这么一句话:“捷克,这个连名字都充满浓郁波希米亚风情的国度,一直是摄影师们的向往,据说,那里的女人用几张纸牌就能卜算前世今生,男人们则能制作出精美绝伦的玻璃艺术品。”
    端的是好一段废话!照伊的思维,我还可以这么造句:
    中国,这个连名字都充满浓郁华夏风情的国度,一直是摄影师们的向往,据说,那里的军人用步枪就能战胜全世界,农民们则会种地。
    不列颠,这个连名字都充满浓郁英伦风情的国度,一直是摄影师们的向往,据说,那里的一家姐妹都是出色的作家,男人们则能踢一脚好球。
    日本,这个连名字都充满浓郁东瀛风情的国度,一直是摄影师们的向往,据说,那里的女人一生下来就是艺妓,男人们则善于生产电器。
    窗外的梧桐正忙着落叶,西湖零星的波光,偶尔泛进日见冷落的树枝间。远处湖岸上,杭州城灯火喧嚣,尺度不很高,尚且得体的一列建筑,满不在乎地表现出浮华的那一面。
    杭州,这个连名字都充满浓郁临安风情的城市。
  • 2005-12-19

    四害

    Tag:
    上海的出租车和杭州的出租车都没有能把我捎到准确的目的地,总是还得跋涉好一段路。
    沪杭列车的播音员劝说乘客们购买时令饮料,采用了高压的形式,以至二合一:

    我们知道,秋冬这两个季节是一个非常干燥的季节。

    在大众的意识中,词语是有斤两的,比如“颠覆”是一个分量比较重的词,要为公司口号想出一个能延续甚至递进的词,可不容易。
    变革、转型,这些词明显弱。
    开辟,气势与颠覆接近,但普及性少差,所以弱半级。
    突变,冲击性比较强,惜之偏门。
    突进,比较接近。
    最后我想,或许只有当年胡风的“时间开始了!”可以超越“颠覆”。
    而这些词的宿命,我们都明白地看到了。所以,做一个诗人,不能光图过嘴瘾,哗众取宠,宏大叙事,这不仅害人,也害自己。
  • 2005-12-19

    上海自来水

    Tag:
    在饭桌上,我说每次来上海,感觉都像进城。大伙儿便笑笑,并不当真。
    但我说的可是心里话。五年前,这个城市变化的只是高楼和马路,这五年以来,它的气质和生活方式在彻底升华。
    张五常分析中国经济的时候,最喜欢举上海的例子,并不是所有人都真正感同身受,哪怕是每天生活在这个城市里,挤地铁或者开大奔的人们。又一次在上海奢靡或者破落的城中穿梭之后,我多少改变了一些思维方式。
    说实话,这个城市的富足和幸福吓得我浑身发抖。房地产广告一丝不挂,在大街上裸奔,它们是欲望的最佳代言人。张爱玲说,生命(被这样无休无止的琐事填充,)像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张小姐没看到,欲望在她的城市里就像四处弹跳的跳蚤,一个个都穿着华美的袍。
    年轮滚动,上海人以对联“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而骄傲的傻逼年代——假设这对联果然是上海人所撰,已经一去无踪影。

  • 2005-12-18

    2005年末的上海

    Tag:
    街委会

    局长


  • 2005-12-17

    语言学家改型历史学家

    Tag:
    萨利·麦克奈夫是我的英文老师,他说自己喜欢the kink,the who这样的乐队。
    我的钱包在星巴克被偷的那天晚上,萨利发短信,邀请我去喝啤酒:“嘿,老胡,在干吗呢?”
    我回复:在家里听the who的did you steal my money。结果,这家伙竟然不知道这首歌!
    唉,清浅的美国人,难怪他老觉得我像个历史学家。
    善于违反知识产权保护的网站百度也搜不到这首歌,它们只有一张过犹不及的大床。


  • 2005-12-09

    当日牛哞王

    Tag:

    我十岁的时候,你们要记得给我读四年级——我今天问了一个姐姐的。

          ——牛小孩儿
  • 为什么现代汉语诗跟随西方诗歌,变得不适合描述场景了?现代汉语诗里没有山水诗,也罕见专心描摹景物的诗句,这恐怕不是诗人们故意为之,而是他们力有不逮。
    我们可以从动词的变化,从副词和形容词的分量,从语法、词法上来考察这个问题。但在这之前,直觉告诉我,是现代汉语的逻辑消灭了它像古诗一样构造景色的能力——逻辑恰恰是现代汉语最努力从西方语言中获取的元素。
    古诗的写景,往往不是勾勒景物的全貌,或者描摹某一处细节,而是描述景色的一种状态,甚至是描述两个景物/事物之间的关系。“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这几个名句都是如此。
    再举几个例子:“荒城临古渡,落日满秋山”,“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这种景物/事物之间以非逻辑的方式形成关系,充满随机、无意的组合——随机,有时候就是诗意的近义词。
  • 七点十分到售票处,只能买到八点半的电影票,而且是第一排,需要极力仰头来看。
    突然到来的寒冷一直透进咖啡厅里,我和大拿面对面,各自蜷缩进软绵绵的劣质沙发中,邻座是一个用汉语交流的跨国家庭,小女孩儿才三岁的样子。
    后来我注意到大拿背后来的几个客人,其中一个小伙子,西装革履,领口别着大概是公司的徽章,言行中有一种职业式谦卑掩盖着的傲慢。
    我观察了他一会儿,听到他说四川话,我跟大拿说:“四川帅哥呐!”大拿看了看,不屑地扭回头来,突然愣了一下,再回过头去看,又愣了一下,定睛更看时,一声尖叫。
    行啊,竟然是小学同学。
  • 2005-12-05

    毛大仙

    Tag:

    大伙儿齐磕头

    灯烛欲烧天

    万众争空城

    香烟一尊仙

    哼哈亦有泪

    追忆毛大仙

    教导我们吧,毛大仙

    重3.7吨,通高10.1米(象征"10.1"国庆和新中国缔造者)的塑像。
    这位东方巨人面朝东南,身着中山装,左胸前挂着"主席"证,手执文稿,目光炯炯,面带微笑,正视前方,巍然挺立,他的伟人领袖风采和精神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共存。

  • 狂热的爵士乐迷说,人类历史上只有两个名字简写为JC的名人,一个是Jesus Christ,一个是John Coltrane。
    我偶然发现,人类历史上只有两个名字如此拗口的名人:一个是乔达摩·悉达多,Siddhartha Gautama,一个是齐内达·齐达内,Zinedine Zidane。
    佛祖的俗家姓氏,非得跟人说清楚是梵文而不是汉语拼音才行。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正探出胳膊夹大拿面前的菜,只她叫到:乳毛都戳到米饭里了!
    唉,太委琐!

    大胆预测:亨利明年将离开阿森纳,以创纪录的转会费投奔西班牙甲级联赛。虽然我依然热爱阿森纳。
  • 2005-12-02

    乔治·贝斯特语录

    Tag:
    ●如果我天生丑陋点,世界上哪有贝利这个名头啊?

    ●我常梦想带球盘过门将,把球停在门线上,然后跪下来用头把球顶入网窝。当我在冠军杯决赛对本菲卡时曾差点这么做,我晃过了门将,但最后我胆小了。我要真这么做,主教练大概会发心脏病吧。

    ●(谈对切尔西的一个凌空进球)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在半空中换一只脚,我猜只是为了显摆吧?

    ●有朝一日我挂了,人们会忘掉我泡的那些小妞的芳名,忘掉酒瓶子,忘掉快车,而只会记得我的足球。

    ●人们说我和7个世界小姐睡过?不,我没有。我只睡过4个,其它3个邀请我,但我根本没兴趣赴约。

    ●(队友帕金森问:你有那么多姑娘,有多少次是真心的?)哦!大概有2000次吧?

    ●当姑娘们在我面前脱掉衣服时常说:“我可不是因为你是贝斯特才这么做。”

    ●(1999年被评选为世纪最佳球员)很高兴能够站在这里,能够(清醒、不酗酒地)站着真是一种快乐。

    ●我不是每天喝,而是一连喝上四五天。

    ●人们总是说我不应该把蜡烛的两头都点燃(英谚:过度消耗生命),但那或许是那些人的蜡烛都不够大。

    ●为什么去温哥华踢球?因为我在伦敦一辆巴士车身上看到了一则广告,邀请我去“把加拿大喝干”。

    ●我在里面待了10个小时,来了40品脱,以20分钟的差距打破了我此前的纪录。(他说的不是喝酒,而是手术中输血)

    ●1969年的时候我一度放弃了追女人和酗酒,那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20分钟。

    ●我真的不喝酒了,只不过是在睡觉时。

    ●如果人们说的有关我的事情是真的,那我就大概是超人了,我要同时出现在6个不同的地方。

    ●如果你给我选择,要么晃过4个后卫,30码外大力远射进球,要么和世界小姐上床,我将很难作出抉择。但幸运的是,我两者都做到了,只不过有一件事情是当着5万人的面做的而已。

    ●当巴斯比爵士找我去训话时,我通常盯着他背后的那幅壁画。那幅画上面满是动物,他训话时我就在数。我经常希望训话时间能够长点,以便我数清楚,有一天他真的对我很恼火,我终于完成了心愿。在巴斯比的壁画上,一共有272只动物! 

    ●伊丽莎白女王年轻时相当迷人,在我最盛年时如果遇到她,谁知会发生什么。

    ●有一次我对加斯科因说,你的智商比你的球衣号码还小,他想了一会问:“什么叫做智商?”  
  • 2005-12-01

    当日牛哞王

    Tag:

    四川猪瘟时,某乡电视台的宣传口号——宰杀病猪等于自杀!
  • 2005-12-01

    松花江语境

    Tag:
    松花江语境

          11月21日那天,哈尔滨市民先后收到了两份停水公告,两份公告说的都是停水四天,但原因各有不同:头一份说,要对供水管网进行检修;后一份说,上游的中石油吉化公司胺苯车间发生爆炸,可能会带来污染。
          如果肚脐眼会思考,它也难以相信第一份公告,管网检修大可以分区进行,没理由提前一天公告就全市停水。对这份公告的怀疑甚至加剧了此前的地震传言,一些市民储藏食物,在户外扎营过夜。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吉林市方面表示,地处下游的哈尔滨一直拿水质指标作文章,这次停水是否因为吉化爆炸所导致还不好说。而来自吉林石化的声音说,爆炸产生的是二氧化碳和水,绝对不会污染到水源。
          时至今日,我们都晓得,松花江是因为吉化爆炸被污染,爆炸产生的也不仅仅是二氧化碳和水。当人们事前否认这一切时,心里想必也很清楚,第二天,事实真相就将与气势磅礴的污染带一同抵达哈尔滨,“松花江后浪推前浪”,延绵四日。
          有的污染是比较容易否认的,比如说一个无照作坊在山洞里酿酒,污染了洞里的河水,恰巧这河水只在地底下奔流,没人看得见。又比如放屁,这种污染虽然也惹人讨厌,但是毒性不大,无形无色,如果放的是闷屁,更让人抓不着把柄。
          可这是富饶的松花江啊,它的两岸住满了证人。“九·一八”事件后,有一首抗RI爱国歌曲《松花江上》这样唱道:“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梁。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我有的同胞,还有那衰老的爹娘。”好一条大江,波澜壮阔,奔流不息,给东北平原的人民带来丰收和幸福。今天,咱弄了那么一大片污染,怎么就能像个屁似的说没有就没有了呢?
          屁股决定脑袋,人们少不得为自己的利益辩护,但这次辩解是如此无视巨大而生动的事实,如此抗拒眼睛和耳朵,如此违背理性和常识,就好像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里写的那一列火车,满载秘密,日夜奔驰在大地上,但是所有人都当它并不存在。
          这算是“举重若轻”,有时候我们又“举轻若重”。近半个世纪前,我们放过水稻亩产13万斤的卫星。在我们的生活中,有一种轻重颠倒的语境。这两种轻重颠倒的情况又唇齿相依,此起彼伏。粮食产量“举轻若重”之后,接下来就该饿死人口数“举重若轻”。
          我忍不住想,40多年前,当第一群人跳出来说他们亩产万斤,以及终于有一天,另一群人跳出来说他们亩产13万斤的时候,这些人,以及听到消息的人们,心里是信还是不信?或许所有人心里都明镜儿似的,就像那位吉化的职员,他也不相信爆炸产生的只有二氧化碳和水。
          语境有一种限制作用。唐朝的风流诗人崔颢登上黄鹤楼之后,写了一首诗,被誉为七律之冠。后来诗仙李白再到这楼上来赏长江风光,就不好意思写诗了,他说:“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今天的人们再陷入轻重颠倒的语境时,遇到的却是语境的庇护作用:反正有亩产13万斤的卫星在上头,今天我再怎么说都不过份。
          这种语境还有一种使人沉默的力量:进入这种语境之后,一旦吃亏,只能认赔,有苦说不出;逻辑完全失效,无从分辩,遑论还嘴——这是我们的经验了。
          这也算是个多事之秋,一转眼,门户网站上的重要新闻换成了“AIDS人群直面公众”,“550万医药费事件”,“新疆QIN流感新疫情”,“华人在马受辱案”,“黑龙江七台河矿NAN”,江西地震和哈尔滨断水已经成了旧闻。
          瞬息万变的世界里,新闻就像刚过门的小老婆,使劲邀宠,要夺人耳目,但过不了几天,还是被诸多的后来者盖过风头,沉沦了下去。
  • 2005-11-30

    Suddenly

    Tag:
    愚蠢的建行  
     
    中午一点,建设银行振兴路营业厅,秩序混乱,人声鼎沸:客户甲在高声投诉,客户乙丙丁在胡乱咨询;保安桀骜不驯,女经理委曲求全。
    
    Suddenly,一个激昂的女音尖声叫道:“大堂经理,你看不见这儿有多乱吗?是不是不需要排队?7号8号窗口那俩男的,你查查他们手里有没有号码单!!!”不用说,这个女人,就是我。
    
    大堂经理草草巡视一番,自言自语地说“有拿号怎么没有拿号都有拿号的……”,紧接着7号玻璃窗里面站起来一个蓬头垢面的女柜员,拼命挥舞着一张皱巴巴的小纸条给我看。
    
    一片混乱中,那俩男的办完各自事项先后离开,我也只好强压怒气,灰溜溜地结束了维护秩序的壮举。我迅速扫视一番四周愚昧的群众,无人敢与我对视。那个言必称“维权”的投诉客,早已被塞进贵宾室。唉,孤独啊!
    
    中国建设银行,全世界最烂的银行。

        ——大拿
  • 2005-11-29

    运沙船和它发黑的舵手

    Tag:

    这个冬天就是拱辰桥
    和它的怪兽
    运沙船和它发黑的舵手
    失而复得的寸管糖和黑芝麻
    葵花籽
    花生
    杭一棉和它的棉花地
    这个冬天有人在对岸弹棉花歌
    有人做寿衣
    有人扎白花
    我到达运河的时候夕阳正好
    杨柳入冬

        ——桥《运河初冬》
  • 2005-11-28

    校长你好吗?

    Tag:

    昨晚我在兰桂坊附近的一家餐厅吃晚饭,在疲惫征战一日之后,有中式煲汤喝,有肉吃,感觉连胃都幸福得变成了肾。
    然后就发现了身后这位老人,长得酷像《麦兜》里的春田花花幼稚园校长兼杂货铺店长兼电视台播音员。
    他竟然能如此形似又神似一个卡通人物,我忍不住感叹,在香港这样一个高度商业化又高度娱乐化的社会里,他竟然没有红,简直是个奇迹。
    想必老人家也和白大腕儿一样,有一颗恨红的心。




  • 2005-11-28

    绿茵达人作风问题

    Tag:

    球场上有时会有这种失误:球在脚下,犹豫该传还是该盘带,这一踌躇就乱了方寸。
    前天晚上,我看东方卫视转播阿森纳对兰开夏郡的布莱克本,球评说,最近温格教练频频上头条,因为他和切尔西主帅穆里尼奥,呃……咬。
    想来那一刻,球评脑海里闪过两个词:口战  和  交锋,不料一个踌躇,铸成此人伦大错。

    此篇博客因涉及敏感词语,丢失内容一次,此为重写的版本。
  • 2005-11-28

    两家大师

    Tag:

  • 2005-11-26

    当日牛哞王

    Tag:

    小沈是场面人,为人处事很成熟,并且孝敬老人,爱护儿童。

    墙角的鸡冠花开得坚挺,把它的花拔掉,在鸡冠里能看到不少黑籽。太阳不火,不时有淅淅沥沥的小雨,要么打着伞去钓鱼,要么切点菜喂猪。到了夏天就更爽了,晚上一片一片的萤火虫,它们的生命短于昙花,也不惊艳。不时有捕蛇人路过,手里拿着蛇皮袋,里面软软的在蠕动,也有人戴着矿灯手持鱼叉猎捕青蛙。有人捕蛇,有人猎蛙,但是每年还是有那么多蛇,那么多蛙。

    白天太阳大,从井里打水,把胳膊浸在里面,那真是人间美事。把井水浇在猪身上,猪痛快得嗷嗷直叫。

    水一涨,鱼就多了起来,在水上面张着嘴。芦苇正青,爬着几只小龙虾,叶子采回来裹粽子,香味直透进去,吃得粘住嘴。

        ——南开生
  • 2005-11-25

    昨晚饭桌上说到的段子

    Tag:
        1948年12月14日,胡适离开北大,告别大军合围中的古城北平。
      1948年的最后一天,在南京,对着滚滚而去的长江,胡适和傅斯年一边喝酒,一边背陶渊明《拟古》诗第九首: 

      种桑长江边,三年望当采。 
      枝条始欲茂,忽值山河改。 
      柯叶自摧折,根株浮沧海。 
      春蚕既无食,寒衣欲谁待。 
      本不植高原,今日复何悔! 

      两人都禁不住潸然泪下。
  • 2005-11-25

    人生何处不八卦

    Tag:
    人浮于事,天赋高的可能不是不想尝试,而是生活环境不容许。少小时一起玩耍的小朋友,比我聪明的易找,只是家境贫困,很小的年纪就要工作养家。有些玩意的金钱成本不少,出不起钱学习天才等同废物。容国团当年,音乐天才高得离奇,但没有钱,怎可以学钢琴呢?就是送他一个钢琴他的家也放不进去。乒乓球是穷孩子的玩意,阿团无师自通地打到世界冠军,与今天从小在教练的指导下天天受训的,天赋不知相差多少倍。
    有天赋,家境容许,自己的拼搏品性也重要。这些加起来有点苛求,必需的,但我认为更重要是懂得衡量自己。客观的衡量不容易做到。有两方面。
    其一是衡量自己的天赋。十四岁时,我的乒乓球在校园无敌。就在那时我在太古船坞的康乐部遇到一位年纪比我小两岁的男孩子,没有打过乒乓球的,我教了他三个晚上,当然打我不过,但我立刻知道,这孩子的乒乓球天赋比我高出不知多少倍。从那时起打乒乓球我只是为了娱乐,半点奢望也没有。该孩子的名字是容国团。
    一九六三年,二十七岁,在洛杉矶加大研究院,一位助理教授自认乒乓球所向无敌,听到我是该校的单打冠军,挑战,一连十多局(当时二十一分制)他只有一局拿多过五分。这个有名的经济学怪才输得心服口服,问:「你为什么不参加加州公开赛呀?」我想起阿团,答:「世界那么小,何必加州?我知道自己天赋不足,打不上去。」

        ——张五常
  • 2005-11-24

    大班

    Tag:
    含春不露,未启先闻

    11月19日,深圳
  • 2005-11-23

    李广难封,冯唐易老

    Tag:
    恨红。

    此词由以刘若英为代表的“恨嫁”衍生而来,恨嫁是恨嫁不出去的意思,恨红就是想红红不起来之恨。

    例句:白大腕儿在最近的德国之声博客大赛中惜败,虽然全是败于人情和游戏规则,到底李广难封,冯唐易老,他也有一颗恨红的心。
  • 2005-11-22

    恭维

    Tag:

    比赛快结束时,阿森纳换上一名中卫,这对我们真是一种恭维。

        ——维根主教练朱厄尔

    今日说发。

        ——深圳爱华市场边上的一家发廊。敬一丹敬大姐若看到,心中该多么欣慰。
  • 每天工作如此之累的原因

    一周的工作后,我常感到疲惫不堪,为此我的解释是睡眠不足。
    可最近,看了一组數据之后才知道,我不是缺乏睡眠,而是工作过度。
    中國一共有12亿人口,其中有三亿退休,那就只剩下9亿人工作了;
    8亿人在农村,那就只剩下一亿人在工作;
    二千万是新生,那只剩下八千万人在工作;
    这八千万当中有四千万是政府工作人员,其中一千万在打牌,一千万在看报,七百万在厕所,一千万在聊天,三百万在打毛衣。那只剩下四千万人在工作;
    三千万人工作在机关事业单位,只剩下一千万人在工作;
    剩下的人里,有三百万是军人,只剩下七百万人做工作;
    在任意的时间里,全國各醫院都共有二百八十五万三千七百九十六人接受治疗,
    只剩下四百一十四万六千二百零四人在工作;
    其中四百一十四万六千二百零二人正在坐牢,
    就只剩两個人在工作--你和我,
    ...... ......
    而你这个猪头现在,就是现在,正坐在电脑前面看笑话。所以,只剩下我在工作,难怪我很累!!!!
  • 2005-11-21

    赚外快的机会来了!

    Tag:

    百年大计,用心良苦,胡师师为人民谋福利,酝酿出一个赚外快的机会给大家。

    ::URL::http://club.business.sohu.com/businessmain.php?c=133&b=fav000&t=0

    “热心网友”奖:
    2005年11月21日——2005年1月1日期间,将于每周评选出论坛发帖量(仅指主贴)排名前10位的网友,分别奖励奖金400元。此奖项评选为期6周,每周发帖量(仅指主贴)不累积到下一周的评选环节。

    “最佳人气网友”奖:
    2005年11月01日——2005年1月1日,依据网友主帖的跟帖数量进行评比,最终从论坛中选出跟帖量最多的6条主贴,奖励主贴发布者各1000元奖金。
     
  • 2005-11-20

    我国

    Tag:

    我国


    在中国
    冬天的暖阳
    即便是一线冬天的暖阳
    也好象远远地经过英国
    无数丘陵和树的顶梢
    才照到中国

    太阳光透过报纸标题
    带着长途的气息
    偷偷晃动
    阳台上的砖头
    象电影中一样融化,开始变形

    生活在这楼里
    身上有一种小葱气味的人们
    每次走出楼门
    都要走回来两次
    日久天长
    建筑长得高大而且硬挺

    人们认定五栋四楼的女人
    有挪威气质
    她偶尔走上阳台
    穿得少了
    就像吹响一曲口弦琴

    照在她身上的暖阳
    远远地经过英国
    带有遥不可及的剑桥气味
    像政治一样
    忧伤地照到城市
    曲折的上空
  • 2005-11-19

    无解,结论

    Tag:
    只有意大利才能产生和唐诗类似的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