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4-11

    陈东东的诗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obutfanwhat-logs/54272304.html


    点 灯

    把灯点到石头里去,让他们看看
    海的姿态,让他们看看
    古代的鱼
    也应该让他们看看亮光,一盏高举在山上的灯

    灯也该点到江水里去,让他们看看
    活着的鱼,让他们看看
    无声的海
    也应该让他们看看落日
    一只火鸟从树林里腾起

    点灯。当我用手去阻挡北风
    当我站到了峡谷之间
    我想他们会向我围拢
    会来看我灯一样的
    语言


    陈东东说,“长诗是在大概想明白了整首诗的模样后才会动笔。而短诗写作的惊喜在于写到最后一行(常常在写下以前你甚至不知道它就是最后一行)时,你才知道你要写的原来是这么一首诗。”千万别误以为这说的是“豹尾”,他说的是短诗的一种即兴状态。就像真正的爵士乐,不会有“贝五”那样的宏篇。《点灯》中,用十三行说了一些关于“点灯”的话,最后一行“语言”是即兴的神来之笔。读到这里,才知道他要写的原来是这么一首诗。
    “非抒情化”是当代诗人的标志和任务,有人选择了“非非”,有人选择了“排情”,陈东东的选择是戏剧化——“场景”(请记住这个贡献),比如《何夕》中现实和戏的场景融合,《咏叹前的叙述调》中跨越十多年的场景跳跃。有趣的是,因为经常切换场景,陈东东竟博得了一个喜欢用破折号和省略号的名声。无论诗人对世界的解释如何多样,都不如世界对诗人的理解更加花哨。
    偏偏诗人又不愿意解析自己的作品,陈东东说:“谈论自己的写作,尤其是一些具体的词语和诗句的如何出现和被舍弃,有点像让算命先生为他自己算命,几乎不可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美国往事 2006-04-11

    评论

  • 申请转载,转载啊转载。——coolchanger
  • 很多诗从某个角度看都是卖弄小聪明,作者自然不会去自己解读自己,多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