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07

    三十层以下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obutfanwhat-logs/54272357.html


    孙小文带着安娜·布什来到飞行器试飞场,这是一个有十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场地,竖有两个高塔。许许多多的飞行器起起落落。
    “一个刚刚完工的飞行器,要不要试试?”

    喜马拉雅公司的高级幕僚们在密室中,将金属数据硬盘接入计算机,运行。
    人们紧张地盯着监视器,屏幕里,车间的机器人正在忙碌工作。

    “嗖!”赵星理刚刚走出洗手间,一个飞行器从他眼前快速飞出,冲出了珠穆朗玛大厦。他分明看到里边坐的是孙小文和安娜·布什。
    “天啊!”赵星理叫到。

    “今天下午要参观西部?”孙小文问。
    “日程安排是这样。”
    “现在我带你去一个更有意思的地方。”
    “什么地方?”
    “三十层以下。”
    “什么?”
    “三十层以下。”
    “什么意思?”
    “你从空中看,整个上海,你能看到有花有树,有人行走的地方并不是地面,而是楼的第三十层。”
    “这是一个空中花园?”
    “对,一个华丽的空中世界,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到过三十层以下。”
    “那下面有什么?”
    “人,超过一半的人住在三十层以下,还有机器人。”

    “砰!”飞行器已经穿过第三十层。安娜·布什看了看芭比,她泛着蓝光。安娜·布什不由得替自己担心。
    这像是另一个世界。光线不足,昏暗,拥挤,依然整洁,但是全无三十层以上那种华丽甚至浮华的气魄。
    孙小文打开飞行器罩子,飞行器缓慢地在街道空中滑行。
    有的街区几乎可以用破败来形容,往来穿梭的飞行器少了很多,这里的飞行器速度比较缓慢,人的动作也缓慢,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再往下非飞,安娜·布什就看到了真正的地面。
    “看起来很不平等。”安娜·布什说。
    “平等?美国有平等吗?”
    “我们没有那么大的差异。”
    “这么说,美国和中国,只有程度上的差异。”
    “不对。”
    “那是什么?”
    “我不知道,但我有这种感觉!”安娜·布什有些激动地说。
    “美国人比中国人更容易激动,美国人相信感觉,中国人不相信,这就是差异。”
    “美国人相信上帝,中国人相信吗?”
    “我们没有宗教,但是有宗教教义;就像我们有平等的精神,但是没有平等。”
    “三十层以下人可以到三十层以上去吗?”
    “可以,但大多数人都不会去,一辈子都不去。”
    “为什么?”安娜·布什惊讶得要把自己吞下去。
    “因为那是不理性的行为。绝对的理性,这是我们国家几百年以来的最高信仰和立国之本,人们各司其职,安天乐命,绝对的理性。”
    “绝对的理性……”
    “对,人不应该愤怒、狂喜、伤感、嫉妒、感激,虽然人难免有感情,但是绝对的理性要求人们,尽可能排斥感情这种不理性的因素,按照绝对的理性来修炼和要求自己。只有理性,才是合理的和优雅的。”
    “如果一个人触犯了理性呢?会有法律制裁?”
    “不会。他会受到舆论和社区的压力,在一个理性的社会里,这种惩罚已经足够了。”
    “您不喜欢这个?”
    “按照公民行为标准,我可不是一个好公民,我是一个野人——没错,上流社会的人们一直这样称呼我和我的家族。因为这个家族的人从小接受的就不是标准的教育,而是骑马、体育、野外的活动、欢乐和痛苦,在人们看来,这是中世纪的行为。”
    “您试图改变这一切吗?”
    “或许,如果更多三十层以下的人想到三十层以上去,我就能卖出更多的飞行器。我的机器人大量出口到美国,但是机器人身上的行为思维模块,都是你们美国人自己生产。如果突破这个限制,我会得到更可观的利润。”

    总统办公室。总统和他的大员们在一起。
    一个助理敲门进来:“总统先生,飞行器联网系统显示,孙小文把安娜·布什小姐带到三十层以下了。”
    “帮我接通孙小文,我会告诉他,这不符合国家礼仪。”总统回答道。
    一旁的司法部长插嘴:“孙小文根本不知道何谓礼仪,总统先生。安娜·布什小姐进到中国的那天起,我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
    “好了,李将军,这只是一个意外。”总统扭过头来说。
    “我不想让您心烦,总统,可是他们和我们不一样,他们不用理性来思考。”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试验第四号 2005-02-07
    当日牛哞王 2005-02-07

    评论

  • ;)这篇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