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31

    老妓福利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obutfanwhat-logs/54272361.html

    我的记忆力是越来越可疑了,如果不认真地检阅拙作系列单吊一索男,我根本无法确认自己是在哪里度过2004年的春节。至于2003年春节那样的索前时代,无从考证,只好当喂给了魔鬼。
    根据单吊一索男记载,我在深圳过的2004年春节,这让我大吃一惊,因为我已经连续三年自己一个人在深圳过这么重要的一个节日。
    当自己发现这个残酷的事实,而且是从一个盲点揭开的事实,心中确实是五味陈杂,酸楚有加。
    总结是当官的一种基本素质,而我显然不善于总结。一年过去,人人沐猴而冠,纷纷写起总结来,而且那么轻而易举地就九曲回肠,如泣如诉,这简直让我有沉重的压力。
    当我试图总结时,回忆就像处女般一片空白,然而我心知肚明,这回忆的实体装满了庸庸碌碌和不堪回首,早已是一个把玩过上千条粗大阳具的陈皮老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把酒话双鱼 2006-01-31
    秘密 2006-01-31

    评论

  • 你丫真不知足,生活相当糜烂了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