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08

    海豹的故事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obutfanwhat-logs/54272373.html

    一艘豪华二人飞行器从隔离带向中国大陆飞去,航线下碧海云天,飞行器外面毫无动静,飞行器里面鸦雀无声。
    安娜·布什看了看邻座的驾驶员,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可能是个机器人,毫无表情,也没有说话的欲望。
    “你们怎么叫这种飞行器?”安娜开口问。
    “豪华二人飞行器。”回答。
    “噢,在美国,我们叫它‘超级光’飞艇。”
    “一样快?”
    “对,嗯……比这个稍慢。”
    年轻人扭过头来看了一眼安娜·布什,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问这个问题。”
    安娜·布什对这样的礼貌有些意外,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没关系,您很得体……您是机器人?”
    “对。”
    “您叫什么名字?”
    “海务0707。”
    “这是不是名字,这是编号。”
    “可我只有这个。”
    “那不行,以后我叫您海豹吧。”
    “噢。”

    突然海平面上出现了一大片茂密,参天的森林。
    “到陆地了吗,海豹?”
    “……”
    “到陆地了吗,海豹?”安娜·布什伸出手去拍他。
    “啊,您叫我?”回答。
    “对,海豹!”
    “噢,不,只是三十公里宽的海上人造森林带,有一百年历史了,瞧,前面又是海洋。”
    “可真壮观呐!”安娜·布什说,“您可要记住我的话,您叫海豹!”
    “嗯,这很好听,可是没用。”
    “为什么?”
    “在中国,您会看到亿万个和我一模一样的机器人,您根本无法认出我来——看,布什小姐,陆地。”
    安娜·布什抬起头,看到又一个chi制造成的巨大天罩:“噢,上帝,你们的国家笼罩在三个巨大的天罩里!”
    话没说完,安娜·布什看到飞行器向天罩直撞了过去,她浑身肌肉都收缩起来,还没来得及张嘴叫出声来,只见眼前的天罩突然模糊,向内凹陷,飞行器一下子冲了进去。

    眼下依然有一片海洋,可眼前已经是无数高楼林立的陆地,数不清的飞行器在空中穿梭,有轨的,无轨的,快速的,缓慢的。那些奇形怪状的、雄伟的、高耸入云的高楼,安娜·布什目测,高度至少都在五千米以上。
    “天啊,太疯狂了,这是哪个城市?”
    “上海。”
    “太伟大了,上海!”安娜·布什目不暇接。
    飞行器向西南飞行,下方仍然是无数的高楼,身边仍然是无数的飞行器。
    “这又是哪个城市?”
    “上海。”
    “可是我们已经飞出一百公里了!”
    “一百五十年前,整个中国东部沿海就已经连成从北到南的一个城市带,宽二百公里,这个巨大的城市带只有一个名字:上海。”
    “噢,上帝!”安娜·布什被这个古怪的说法吓了一跳。
    “几乎所有人口都常年居住在沿海二百公里以内,除了新都——我们的首都。”
    “你们广阔国土的其他部分呢?”
    “那里是一望无际的、美丽的山川、农田、旅游地带,但没有常住人口——布什小姐,您眼前这个金色的城市就是新都。”

    在一片森林和湖水怀抱中,一个金色的城市,新都,将它和上海城市带链接的,只有一条宽阔的运河,运河上漂着一艘艘帆船。

    “坐好了,布什小姐,咱们要着陆了。”飞行器来到一片空地上,旁边是几栋矮小的楼。
    “海豹……”
    “……”
    “海豹!”
    “噢,您叫我?”
    “对,我叫您,海豹,如果我需要您成为我接下来旅途中的驾驶员,我就能一直叫您海豹了。”
    “为什么要这样,布什小姐?”海豹把飞行器的舱门打开了。
    “因为我和您已经熟悉了,我们是朋友,您比其他机器人更了解我。”
    “没关系的,布什小姐,所有我和您交往的资料都是在全国所有机器人中共享的,他们和我一样了解您,了解刚才我们的谈话和想法,事实上,刚才是全中国的机器人在和您谈话,而不只是海务0707。”
    “可是,海豹……”安娜·布什扭过头来,发现面前是六个站成一排的机器人,她已经找不出海务0707了。
    分享到:

    评论

  • 老胡最近不更新?
  • 马匹虽然少,但那一只实在扎眼,一付娱记样。
  • 您老人家扯吧,你说是好莱坞三流科幻言情艳情青春呕像剧我就信了。胡饭老师节稿日,家祭勿望烧给我。
  • 马屁横飞,行人规避,himhim
  • 冒昧的问一下本文将来的发展路线。听局长说您上次跟他说了很多好玩的事情啊……
  • 补:在最大的城市上海,亿科房地产是最大的城市经营霸主。它的前身100年前叫做万科,是一个专门把外来人员、农民工变成合法上海人的人口经营公司。……
  • 这个是今年我看到最好的小说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