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04

    愿君多采撷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obutfanwhat-logs/54272377.html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新年闲来无事,胡老师捏出几个新词:

    shaotanism,少谈主义,也就是那位胡老师说的:“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拗脑,不是懊恼。“拗口”知道是什么意思吧?一句话特别扭,让说话的人嘴巴拐不过弯来,这叫拗口。一句话特别扭,让听的人脑子拐不过弯来,这叫拗脑。
    我的校友小毛博士说:“二战中只有两个国家做出了重大贡献:苏联和我爷爷领导的中国。”广州地铁的总经理说,“在国际反恐的大形势下,我们把员工家属作为义务安全员,并不是专门把免费作为福利。”这些话都很拗脑,因为有违常识,叫人听了大脑直别扭。
    比如说吧,第一眼看到这两句话,我愣是好半天没读懂,等读懂的时候,忍不住吃了一惊。

    闹世,不是闹市,也不是闹事。咱们国家的乱世过去了,现在经济飞速发展,人民有了点钱,但还没到盛世,时不时的来点定州、太石村、松花江、非典、禽流,很热闹,所以叫闹世。
    达明一派唱道:闹世这天,灯影倦倦,报章说今天的姿彩比美当天……
    分享到:

    评论

  • 这样的好词语,我们应该多打劫,而不仅仅是采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