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9-24

    委琐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obutfanwhat-logs/54272512.html

    晚上八点半,踢完一场球,零比六输。年轻的队友作鸟兽散,我稍晚还约了人,时间未到,无处可去,便一个人下了球场的坡,向西走去。这是一条陌生的路,没有路牌,两边的树也是陌生的。走出很远,没看到路口或天桥,景致全不熟悉,让在深圳生活了数年的我疑心自己迷了路。
    深圳治安不好,所以不宜走在树影浓密的人行道。但我又怕占用过多光亮的辅道,只好走在树影与光亮交错的地方。脚下明暗替换着,路毫无生气又似乎不会结束。
    中年男人的心态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比喻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俾多D掌声 2008-09-24

    评论

  • 孩子妈的周末:昨晚带翘翘回姥姥姥爷家。睡到半夜三点,一翻身,碰到翘翘头,是烫的。一边嘀咕周末两天又要泡在医院了,一边起床找药。大概是药吃过量了,7:30已经退烧。我继续打盹,他却蹦起来,拿起武器“痒痒挠”,插进裤头,跑下楼去了。还向姥爷告状:“妈妈是个大懒虫!”我伺机甩掉这个小粘豆包去趟书房,趁他没留神,偷偷走进屋。前脚刚进书房,他在后边就追上来了:“妈妈,我要画画。”“!”又陪他画了半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