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5-08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obutfanwhat-logs/54272702.html


    在泰国一直没有遇到下雨天气。我们离开苏眉三岛,在苏拉塔尼火车站外吃晚饭的时候,天上密布起乌云来,半晌,下了几滴雨。雨来前,泥土的气息就迫不及待地弥漫在苏拉塔尼的空气中。按照旅游指南的介绍,这应该是一个省城,而中国人看来不过是个小镇罢了。
    我从饭馆走出马路上去透气,电线杆上竟掉下两张落叶,跌下一米,又拧过身子,向前方飞去,原来是两只黑鸟。
    辗转回到家里,这将是我第一次在搬进的新家过夜。从落地窗看出去万家灯火,一副盛世景象,即便到夜深,那些灯火也仿佛不忍熄灭,让人暗暗为这夜色的迷醉担心。我吃了八个牛肉丸之后,准点胡乱睡去。早上起来,穿上新鞋子新裤子,熨好的衬衣和领带,赶去节后第一天上班露脸。
    天上竟然下起我在泰国久盼不至的暴雨,我走到马路边,裤管已经被打湿,收上雨伞钻进出租车的那一瞬间,衣服就被湿透。我一脸晦气地走进公司大堂,看了看打卡钟,迟到四分钟,湿漉漉地让人懒得掏出工卡,冷脸贴那热屁股一下。
    十一点,人力资源部的姐姐过来:今早没有打卡的,罚款五十。
    靠,早知道今天不来上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叹为观止 2005-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