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3-11

    【崔建平】放浪诗话之:与你吻到永恒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obutfanwhat-logs/54272772.html

    放浪诗话之:与你吻到永恒     
      

    一千年一万年 
    也难以诉说尽 
    这瞬间的永恒 
    你吻了我 
    我吻了你 
    在冬日朦胧的清晨 
    清晨在蒙苏利公园 
    公园在巴黎 
    巴黎是地上一座城 
    地球是天上一颗星 
             ——普列维尔《在公园里》
        
       要写这个关于诗歌的专栏,原因有二:一是偶尔翻到严羽的《沧浪诗话》,忽而有了谈诗的冲动,不妨就叫《放浪诗话》;二是因为现在读诗的人越来越少。好东西不应该白白湮没,或只有少数人独享。我想发掘出记忆里极其珍贵的珍藏——如果小说或者散文的价值相当于米粟,这些短诗大约抵得过珠玑——贡献给大家。在某个特定的时刻,它愉悦过我的心灵,并将那种温柔的颤动一直延续到今。
      像这首《公园里》,在许多年前的一次诗会上,我听一位老兄高声吟诵过。坦白说,那位兄台的气质颇似赵本山,牙齿堪比冯小刚,发型雷同葛优,还有公鸭嗓,外加糟糕之极的普通话,就算这样,他都没能糟蹋得了这首好诗。
    许多年后,我爱上一个女人。在一个冬季的公园,在两次亲吻的间隙,在那个喘息未定的时刻,这些句子如同天空中的雪霰一样飘洒到心上。一字一句,恍若一直刻在心版上,此刻被时光之手拂走层层尘灰。从她的发丝间,我默默凝望,不远处的万家灯火、远处的沉睡的太平洋、更远处的浩瀚的星河,无穷远处的宇宙尽头迷蒙的星云。我确信自己可以看见这一切,且清晰若掌纹。那一刻,我彻底地明白了这首诗。
      四片花瓣可以拼成一个春天,两对嘴唇可以噙住一个永远。
      诗人是值得尊敬的,他能将我们引渡至永恒。如今诗人却遭到轻慢。在那个被四处传扬的经典的语式里——你是XX,你爸是XX,你妈是XX,你全家都是XX!我考证了一下,最初的XX,是诗人,后来才被小资、小姐、娱记诸如此类的东西所取代。虽然,我曾经发表过许多诗作,但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可以被称为诗人。我不是羞于承认,而是我不配承认。我没写过任何一首可以触摸到永恒的诗,如同这首《公园里》。
      因此,感谢普列维尔,我的诗人,感谢你,我的女人,你们让我在永恒里活过美妙的片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动作片 2005-03-11

    评论

  • 我靠,这种东西也号称“放浪”?而且是“诗话”?胡小西大师还起劲地往自己博客上贴?你只贴那分行的十句不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