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20

    素男的周末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obutfanwhat-logs/56832765.html


    我素有耳朵小的逊名。昨夜梦中照镜子,但见脑壳下两扇招风大耳,饱满圆润,形状端正,结构真实,非复吴下阿蒙!

    大约天亮的时候,我又做一梦。梦见手中有个精密仪器,三两下把它拆了,都是一些形状不规则,绝不雷同的零件。拆完了再想装回去,却无论如何装不上,千头万绪,一地鸡毛。这时候我突然想,这是做梦啊,我认为我拆了它,它就散了。如果我认为没有拆,它岂不就是严丝合缝一整个吗?
    果然,精密仪器在我手中便成了好好儿一整个。
    这个梦告诉我们:我们内心里都很渴望唯心主义,而且唯心主义真好啊!

    老婆和丈母娘开仗,我的鉴定书:
    1、这是工业文明和农业文明的冲突。168年前,这种冲突在国际外交层面进行,在东西方世界之间进行,今天,冲突来到了家庭里,来到了50后和80后中间。
    2、老丈人司空见惯,不吱一声,但内心想必同情我:小兄弟,以后慢慢熬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鸽子的体温 2005-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