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08

    关秦会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obutfanwhat-logs/56839662.html

     

    attachments/200803/7342570621.jpg几年前,我读到朋友火车在他如今久已荒废的博attachments/200803/7261585043.jpg
    客上写的一种现象:一届影展来了两部力当伯仲
    的好片,既生瑜何生亮,其中一部会被涮下去。
    如果把它放到上一届下一届或者任何其他一届影
    展上,或许都能稳拿大奖,可惜生不逢时,就像
    足球运动员遇到齐达内,篮球运动员遇到乔丹,
    摄影师遇到CGX,革命家遇到毛泽东,冠军只有
    一个,永留青史只有他。
    火车举了个例子:肖申克的救赎,知道它为什么
    没拿奥斯卡吗?查查1995年的最佳影片是什么?
    你不会再为它喊冤了——是阿甘正传。
    当然,我并不觉得前一部片子有那么好,值得
    人们喊冤。2008年,势均力敌的两部影片来了:
    老无可依 VS 赎罪。美国人搞平衡,一个拿奥斯
    卡,一个拿金球。
    这两部出色的电影甚至有一个相同的疑似缺陷:
    为了追求艺术的完美,以及打击观众的效果,导演不惜破坏作品结构的平衡。
    在老无可依中,为了嘲弄正不胜邪的现实,也为了嘲弄有俗气的阅读习惯的观众,导演在精心排完紧张对峙、英雄气质、暴力美学的前半部分之后,安排了讽刺、狼狈、尴尬的后半部分。前后结构是不平衡的——并不能因此低评本片的艺术水准,一个艺术作品非得是平衡的吗?但是观众至少可以质疑:前半部分的英雄气质和暴力美学过于华丽和细致了,在浪费和故意愚弄观众之中,至少有一种嫌疑可能成立。

    同样的,在赎罪中,老女作家的出场——堪称电影史上一个经典,也是本片故事情节和艺术评价的转折点。她出场后,观众一下子读明白了整个故事的深意,也读懂了导演处处用心的不凡功力。但所有此时的赞美都是此前的缺憾——在老女作家出场之前,那些导演用意甚深之处,恰恰会被观众觉得是败笔或者破绽。至少我一直在嘀咕,这一段如果是我来拍,一定会比他更好。知道片子演过六分之五之后,才晓得刚才的嘀咕是多么浅薄可笑。

    问题是,如果观众一直在看败笔的情绪中度过前六分之五,然后才在后六分之一部分推翻自己的看法,转而盛赞导演不已——这是合理的代价和转变吗?


    这两部电影都欲以文载道而因文害意了。这是问题吗?未必是,任何一个出色艺术家都必须面临这项取舍,这是“文”之所以为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