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08

    论推敲之三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obutfanwhat-logs/56846449.html

    据说臧克家也当过阿圣的一字师,他劝谏主子说,把原驰“腊象”改作“蜡象”,和“银蛇”对仗更工整。呜呼,吾不知当日其几千万次,这也叫一字师吗?这叫纠正错别字。

    把“数枝开”改作“一枝开”,“一江水”改作“半江水”,“闻天竺雨”改作“看天竺雨”,语义或效果的变化是一目了然的。欣赏这改动的人会立刻拜服,不欣赏的也能一语毙之,毫不含糊。“推门”改作“敲门”就不是,它是两可的,闹得两个大诗人踌躇又踌躇,这是笑话,不是经典。我很怀疑这个典故的真实性。

    如果你不巧是个诗人,更不巧写了一句诗,为了选择用A字还是B字推敲半天,觉得两可,各有妙处,又各不能尽其意,听我一句劝:要不这是一句很差的诗,要不你是一个很差的诗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语言的模糊,只能反映出作者思想的混乱。

    几个大诗人有苦吟的名声。他们说语不惊人死不休,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这些话不能太信,类似于你的同事在饭堂里诉苦:哎呀,最近真是太忙了,我们部门的工作量太大……

    诗人的工作量集中在什么地方?炼字有之,炼句更重要,就古诗而言,我最叹服的是,他们如何取舍着墨点。诗不是散文,古诗更不是今天的白话文,不能够泛滥笔墨,写到哪里是哪里,把一件事情、一个场景描写得无微不至,纤毫毕现。大诗人最厉害的一个地方,是在一个故事中选择着墨的片段,把另一些片段省略不写;在一个场景中选择着墨的意象,把另一些事物隐去留白。

    比如琵琶行,第一句交代背景,第二句写场景,接下来是送-饮-别-又一景,然后九句描写了九个动作,下一句评价琵琶艺术效果,再然后一长段描写琵琶演奏,然后讲述……,好了,我要问:为什么是那九个动作——闻、忘、问、停、邀、添、出、抱、拨?为什么“千呼万唤始出来”这么长的过程,和“犹抱琵琶半遮面”这么一个动作,耗费的笔墨是一样多?为什么没有描写朋友们初听到琵琶时的惊喜?为什么没有写上次朋友聚会时,也让乐队演奏了这个曲子?

    这其中的取舍留白,我以为最见古诗人的大功力。中国画是留白的艺术,这话是有些道理的。

    分享到: